民俗风情
涟水民俗文化之婚嫁篇
发表日期:2016-01-02  浏览次数: 文字大小:[ ]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人生的两大幸事。而洞房花烛几乎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个人生旅程,所以婚姻就一直被人们视为人生之中的一大快事,同时婚礼的场面也是非常的隆重与热闹。

媒妁

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媒妁在传统的婚姻中发挥很大的作用,男女双方须经过媒妁的说合才能结成连理。从古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同样可以看出旧时婚姻中媒妁的重要作用。

传统的婚聘条件,讲究门当户对,俗谓板门对板门,笆门对笆门。门当户对,就是家族的社会地位、经济条件、家族世系、双方家长的身份、职业,以及结婚当事人的年龄、长相、文化、人品等条件都差不多。还有一说养女攀高亲,就是说男家的综合条件应高于女家。

过去,说媒风俗在我们老家一直很盛行,而且可以说是佳人成双成对的主要途径。每个村都有喜欢替人促成良缘的老人,他们有时被人请去给人说媒,有时主动给别人说媒。这些老人一般喜欢走街串巷,见的人多,哪家小伙子到结婚年龄没对象,哪家女儿待字闺中,他们心中有数,随时随地能举出几个来。

当青年男女到了婚嫁年龄之时,男女双方都特别关心子女的婚姻大事,女方主动提亲通常怕有嫁不出女儿的嫌疑,因此一般都是男方主动。当男方父母看中谁家女子时,就会请媒妁向物色好的女家提亲(也有称为说媒),以媾和儿女的婚姻大事。当媒妁向女方介绍男方的各种情况后,女方一般都不会一口应允,而要斟酌考虑,同时通过向男方亲邻了解情况,是否与媒妁所言相符,此时女方才同意男方的提亲要求。

相亲与定亲

通过媒妁的约定,男女双方选择一个地方见面,称为相亲

相亲,有的是由男方父母或婶婶、姑姑等出面,择日走访女家,女方家长一般都会让女儿出来露露面,如倒茶、点烟,男方家人乘势打量女子的容貌、身材、体态、举止等;也有的是男子本人由媒妁或尊长带着到女家相亲,在观察女方的同时,也接受女方的审视,但男女两人并没有长坐倾谈,女子只是稍微现身一下,就又躲入内室。记忆中的相亲,一般情况下都是小伙子由媒妁陪同到女方家,让女方的父母或哥嫂等看看;也有的是选择一个男女双方都比较熟悉的地方,让双方见个面。

相亲完毕后,男女双方都会将第一印象、是否看中对方及其一些意见告诉媒妁。

相亲前后,男女双方还会通过一系列的访亲,访亲通常有明访和暗访之分。

访亲时,男家要探询女孩的品貌、性情和有无残疾,女家也打听男方的兄弟多寡、父母姑嫂是否贤良等。访亲时,双方都特别重视对方是否下风,也就是有无狐臭。

通过相亲与访亲这一系列环节后,如果男女双方都没有意见后,由媒妁与双方约定,择吉日让女方到男方家去看看,俗称看门户。看门户时,女孩子一般由其母亲或嫂子陪同,与媒妁一起前往男方家。如果感觉到男方家境符合要求,就会留在男方家吃饭,于是就默认初定婚约,俗称定亲

此时,男方家不但会盛情招待女方家及其媒妁一行,而且还要买些礼品,如女孩子穿的衣服、鞋子,背的包,化妆品,以及一些小首饰等,同时还要给女孩子包个丰厚的红包,这些俗称为见面礼

过礼

定亲完毕,双方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又开始选择吉日良辰进行完婚。

完婚的吉日良辰通常是由男方按照男女双方的属相与生辰八字计算后来择定,大多按照农历选择,通常为每月中的三、六、八、九,而回避一、二、四、五、七等日子。男方择定好吉日良辰,然后让媒妁告知女家,征求女方家庭的同意。当女方对选择的完婚吉日良辰没有异议时,男方就开始下聘礼。

下聘礼,俗称过礼过财礼,以表示对婚期的约定。下聘礼的多少,一般因地因时而异。

下聘礼的时间一般选为定婚择日子的那天,通常需要挑选一个逢双的黄道吉日。

下聘礼的那天,男方带着女方到集市上去买衣服,以前一般是涤确凉,现在花样多了,什么衣服都有。这时女方会向男方要下礼钱,男方还得配几样小礼品:女式挎包、化妆品等之类的东西,而现在都是三金了(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的统称)。

记忆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婚嫁中对聘礼衣料的要求,有个流行说法:

大成蓝,不必谈;

涤确凉,喜样样;

毛哔叽,笑嘻嘻;

灯芯绒,不嫌穷。

很遗憾的是,如今社会好多女方都借男方下聘礼时机,大肆索要钱财,此不正之风已经蔓延为一种社会的风气。

筹喜

下完聘礼,婚期既定,于是男女双方就真正开始着手操办婚事。在操办婚事过程中,通常男方需要操办的事情比较多而繁杂,因此也就较女方显得更加忙碌些。

男方首先着手洞房内家什和被褥的置办,同时拟定邀请参加婚礼的亲朋至戚名单,以及婚宴酒席的置办标准等等。

男方置办的家什通常有婚床(也称合欢床)、踏板以及红漆马桶(又称子孙桶,家乡俗称金桶,据说旧时是由女方置办作为嫁妆,但记忆中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都是由男方置办的)等。如今踏板和红漆马桶已基本没有了,只能成为一种记忆了。

待娶男子还需要亲自上门叩请舅舅、姑姑、姨妈、伯叔等参加婚礼,被请的舅舅、姑姑、姨妈、伯叔等要当面给予小礼,称为磕头礼

女方则忙于打嫁妆、做嫁衣。临近佳期,待嫁姑娘的舅舅、姑姑、姨妈、伯叔等还要带待嫁姑娘去吃晾嫁饭,给压兜兜钱,谓之添箱。同时,待嫁姑娘在婚期前三四天便开始逐日减少饮水和饮食,只吃不易消化的煮鸡蛋,俗称饿嫁,以使结婚当日不解溲(大小便),避免出洋相

至于嫁妆,由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受当时的经济条件等各种原因所限制,因此置备得都比较简单,一般只有所谓之老三件,即五斗橱(或七斗橱)、梳头桌(写字台)、木板箱,再加上盛放简单生活用品与化妆品等的筛头,统称为四枱;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人们的经济条件不断得到好转,嫁妆也逐步变成了三转一响了(三转就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一响就是收录机或黑白电视机);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至九十年代,又出现了所谓之新三件精三件,即彩电、音响、洗衣机、电冰箱、摩托车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一直至现在,又出现了金三件,即票子、房子、车子等。

催妆

婚礼前一天称为催妆

催妆这一天,男方与女方两家都开始忙碌起来,特别是男方家里比较热闹与隆重,所有的门楣都粘贴上挂廊,门上张贴婚联,粮仓、灶台、水缸等地方张贴红双喜,像过年一样。婚联的内容皆为求吉纳福之言,通常为五字或七字,当然也有九字婚联的,但这种情况很少。一般五字的婚联有——

百年歌好合  五世卜其昌

芝兰茂千载  琴瑟乐百年

笙箫奏凤凰  鼓乐迎佳宾

才高鹦鹉赋  春暖凤凰楼

吹箫堪引凤  攀桂喜乘龙

……

七字的婚联有——

红妆带绾同心结  碧树花开并蒂莲

杯交玉液飞鹦鹉  乐奏瑶池舞凤凰

比飞却似关睢鸟  并蒂常开边理枝

凤翔鸾鸣春正丽  莺歌燕舞日初长

梧桐枝上栖双凤  菡萏花间立并鸳

……

男方家还要请全福人,俗称全福奶奶大宾奶。全福奶奶通常要求公婆健在、夫妻双全、儿孙满堂,无生理缺陷,同时要口齿伶俐,头脑灵活,善于察言观色,能够随机应变。全福奶奶主要帮助缝纫被褥、枕头,整理布置洞房等。

缝制的被褥、枕头也有说法,通常在被角处、枕头内装上红花生、红枣、红白果或红栗子缝制起来,要等到新婚满月拆洗时才取掉。

缝制被褥,全福奶奶要说喜话:全福奶奶喜洋洋,贵府明天迎新娘。今日请我来套被,红线牵来福寿长。

到了催妆下午,亲朋好友基本都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喝晚上男家为答谢媒妁而准备的暖房酒

喝完暖房酒后,男家就开始安排全福奶奶帮助整理洞房,墙壁上张贴一些有胖娃娃的墙画,点燃长寿灯(通常是选择一对的罩灯,一直要到正日第二天早上才可熄灭),窗户用红纸蒙上等等。

整理好洞房后,然后开始整理婚床,俗称铺床。婚床的四条腿要用四块新砖垫起来,安放好踏板和红漆马桶,悬挂蚊帐,整理被褥等等。

铺床前,全福奶奶要向主家索要喜烟喜糖。铺床开始时,主家要燃放鞭炮,这也是婚娶开始燃放的第一串鞭炮。全福奶奶要说喜话:择吉日,选好向,全福进屋铺喜床。芝麻高,秫秸响,夫妻恩爱福寿长。一进房门步步宽,脚下踩着罗底砖。罗底砖上安八卦,子子孙孙做高官。打开帐门喜连连,四方安下太平钱。太平钱上四个字,荣华富贵万万年。

铺床完毕,男方还要请一名或者三名父母兄妹姐弟双全、无生理缺陷的年少强壮全福童男子(是新郎的同辈或晚辈)与新郎作伴同寐,称为压床,寓意新郎新娘将来生男孩。压床的总人数,或二人,取福禄双全之意;或四人,取事事(四四)如意之意。在那一夜,全福童男子会在床上找到许多糖果、栗子、花生之类,找到越多,表示越吉利。当然主家还要给全福童男子喜烟喜糖,否则的话,第二日(即下面所说的正日)早上,全福童男子要赖在婚床上不起身的呦。

催妆这一天,女方家晚上也有酒席,称作催妆酒

女方家还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待嫁女子拿一打火柴,分给没有结婚的弟弟、妹妹,称作分火(取分伙之谐音)。

迎娶

婚礼的当天称为正日,男方家俗称娶亲,女方家俗称出门

正日早饭后,男方家要安排逢单数(回来加上新娘就是双数)的人到女方家去接新娘,称作迎亲(也有说叫带亲)。

迎亲队伍中要有一个对女方家庭等情况非常熟悉的人(通常是媒人),不但作为迎亲队伍的负责人,而且也是男方的全权代表。俗称带路的。迎亲队伍中还需有一名未婚女青年,按照现在的说法也就是伴娘,俗称搀轿姑娘全陪姑

现在结婚迎亲的交通工具通常都是轿车,而在上个世纪,迎亲的交通工具真是五花八门。记忆中,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是自行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般是手扶拖拉机,而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一般就是轿车了。

当迎亲队伍到达女方的村口时,先要燃放鞭炮,等到迎亲队伍的鞭炮快要燃放完毕时,女方也开始燃放鞭炮迎接,这些俗称对头鞭

迎亲队伍到女方家坐定后,女方家一般要安排人陪男方来迎亲的人喝糕茶,且午饭通常是由女方家来安排。

下午,伴娘就开始帮助新娘沐浴换装(红袄、红裤、红绣鞋、红袜子)、梳洗化妆,俗称上头(也有称上妆)。伴娘帮助新娘梳头时,会一边梳一边说: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新娘上头完毕,还要与父亲、兄弟在家吃最后一顿饭,俗称分家饭,表示由家中成员变成亲戚。所谓分家饭,通常也就是四个点心果盘。

吃完分家饭,新娘就开始上轿(车),准备发轿。新娘上轿(车)时要趿着父亲或兄弟的鞋子(寓意不带走娘家的土),同时还要伪装成相,以表依依不舍之情(也有说以免将来生哑巴孩子)。

新娘上轿(车)前,女方家通常会选定一名全福小男孩先上轿(车)坐一下,称为压轿,寓意新娘将来头胎生男孩,当然此时男方迎亲队伍中的带路的会递上男方家事先准备好的红包给这位小男孩。

新娘上轿坐定后,还不能挪动位置。有个迷信说法,如新娘挪动位置,将来还要再次嫁人。

发轿后,新娘的兄弟(或表兄弟)要随其后送行一段路程方可以返回,称为送亲

迎亲队伍在接新娘回来的路上,逢湾遇桥都要燃放鞭炮。

当迎亲队伍到村口的时候,一般会出现拦路的,这些人大多数是乡亲村邻,带路的通常要用喜糖喜烟来打发。

迎亲队伍一般在傍晚太阳尚没有落山之时要到达男家。

迎亲队伍到达男家门前时,男家燃放鞭炮,并安排专人出来迎上前去说喜话:喜轿高升到大门,五色彩棚接新人。艳阳照耀兴隆地,代代子孙跳龙门。

此时,亲友早就聚集门前拦住新娘进门(据说过去是婆家大门紧闭不开,致使新娘不能下轿),俗称闷轿憋性子,目的是一则显示夫门家规的威严,二则把新娘的性格憋得柔顺些。对于这个环节,主人需要向这些亲友散发喜烟喜糖方可。

闷轿完毕,新娘由全陪姑搀扶下轿(车),此时要套上新郎的鞋子(夫妇同鞋,同音,意为夫妻同偕到老),并有专人撒糖果什么的,还边撒边说喜话:春撒桃杏花,夏撒百合花,秋撒黄菊花,冬撒腊梅花。公婆要撒海棠花,夫妻要撒夜合花。诸君莫笑话,句句都带花。

然后新娘在全陪姑搀扶下,依次跨过男家早就预备好的麻袋(也有的是布袋,上面放有十三个硬币,寓意传宗接代)、火盆、驴(马)鞍、窝折(芦柴编制,用来圈放粮食,代表粮囤)等。

新娘每跨一物,全陪姑都要说喜话:新娘进门,五路财神,八方瑞气,十分喜人。新娘跨麻袋,上代传下代。新娘跨火盆,大人养小人。新娘跨马鞍,一肚养十三。新娘跨折子,年年做月子。新娘跨板凳,贵子早早生。新娘跨进门,带来聚宝盆。

关于新娘跨麻袋、火盆、驴(马)鞍、窝折等民俗,文革以后基本已经消除。

团圆饭

正日晚上,男方一家老小(包括分了家的兄弟一家,但不包括出嫁了的姐妹)要团聚一起吃团圆饭,寓意为合家团圆,幸福圆满。席间,新娘通常要向公婆、哥嫂敬酒。新娘一般都不动筷子,夹菜都由全福奶奶代劳。全福奶奶通常要替新娘夹四道菜:猪肉、鸡糕、圆子、豆腐,且每夹一道菜,都要说一句喜话(就是吉利话或顺口溜,内容都是多子多孙大富大贵等),如:新娘吃块肉,养儿疼不够;新娘吃块鸡,养儿笑嘻嘻;驮驮(圆子)抱抱;都富(豆腐)都富。

对于全福奶奶夹的四道菜,新娘当席通常也不吃,只是陪坐,等全家吃完饭,由全福奶奶端上这四道菜,带着新娘离席返回洞房。

闹洞房

回到洞房,新郎新娘就开始站房”——背向新床,男左女右,并肩而立。此时,全福奶奶要找一个全福童男子先来看新娘和摸马桶。新马桶内通常放有六只红鸡蛋(寓意六六大顺)、两盘红带子(寓意代代有子,子孙满堂)、两把筷子(寓意快生贵子),以及红花生、红枣、红白果、红栗子、喜糖、点心包等等。看新娘、摸马桶,全福童男子都要说喜话(也有的是全福奶奶代说),新娘然后要给喜糖。摸马桶说的喜话内容一般都是寓早生贵子、传宗接代、光耀门庭等吉祥之意,如:

子孙桶,滴溜圆,代代子孙做状元;

子孙桶,使劲掏,子子孙孙步步高;

左手掀桶盖,右手摸花生,新娘养儿胖墩墩。

全福童男子摸完马桶,就进入婚礼的真正高潮——看新娘,闹洞房。俗话说,新娘子要有人闹才好,称为闹发闹发,越闹越发

闹洞房这个习俗由来已久,主要是因为过去很多新人都是经媒人介绍,婚前都不太熟悉,甚至根本不认识,新婚之夜要他们生活在同一空间,心理上可能会感到不自在,通过闹洞房,以公众游戏让新人消除彼此之间的陌生感,捅破羞怯这张纸,为新婚生活开个好头。闹洞房还能使亲友之间彼此熟悉,增进亲友之间的感情。

闹洞房是婚礼中最热闹的场面,形式不拘,时间不定。闹洞房的人不分男女,不论年岁,不谈辈分(这也就是新娘三朝无大小的直接反映)。

亲朋好友进入洞房看新娘、闹洞房,领头人必须说喜话,然后其余的人跟着领头人喜话后面句句道,这时全福奶奶才允许这些亲朋好友进入洞房。进洞房所说的喜话种类很多,如:

左手掀门帘,右手撒金钱;金钱撒在踏板上,富贵荣华万万年。

又如:

踏入洞房来,荷花出水开;要看新佳人,都跟我进来。

还如:

走进洞房,看看新娘;想吃烟糖,都跟我来。

或曰:

红烛亮堂堂,我来看新娘。

一看新娘手,手似花香藕;藕上结莲花,状元出你家。

二看新娘脚,脚似家菱角;菱角尖又尖,新娘美如仙。

三看新娘腰,腰里有荷包;新娘如不亲自送,我们就要伸手掏。

闹洞房主要是增添喜庆气氛,驱除冷清之感。闹洞房的人,语言多以诙谐、风趣、甚至促寿的话来逗引新娘子发笑。也有的闹洞房的人是把新娘的老爹(就是公公,这是家乡涟水方言俚语的称法)或大伯子(新郎的哥哥)到洞房来闹。如让公公肩扛扒灰耙子,或把大伯子脸上用墨水、彩笔涂抹起来,引得阵阵哄堂大笑。因此,往往公公、大伯子天一黑,早早就躲起来了,以防出洋相

对于新娘子,不管闹洞房的人如何闹,不能生气,以免破坏新婚的喜庆气氛。如果出现让新人尴尬的场面时,全福奶奶往往就会出面解除这种窘境。

闹洞房的过程通常都要拖延至半夜,也有的要到四、五更天方才罢休的。闹洞房完毕,这些亲朋好友离开洞房同样也要说喜话:

吃了烟和糖,离开新人房;新娘漂亮亮,养儿水旺旺。

送房

闹完洞房,便开始送房送房分为撒帐戳窗户二个过程。送房需选择参加婚礼的二名男子,要求已婚且全福,且为新郎同辈,会说送房喜话。

首先进行的是撒帐撒帐时,这二名全福男子站立在洞房内的婚床前,一边将枣子、栗子、花生、白果等用手抓,一把一把撒向婚床的每个角落。每撒一把,就要说一句喜话,共撒十把。撒帐的喜话种类也很多,如:

一撒栗子二撒枣,

三撒娃娃满堂跑,

四撒事事如意,(也有说是:四撒四世同堂),

五撒五子登科,

六撒六六双全,

七撒七子八婿,

八撒八仙上树,

九撒仙女散花,

十撒实实在在。

送房喜话的最后两句也有是这么说的:

九撒十撒我不会,

今晚随你们怎么睡。

或者:

九撒十撒我不会,

问问老爹怎么睡。

撒帐完毕,全福男子退出洞房,此时任何人不得入内,同时新娘新郎也不得离开洞房。此时再由这二名全福男子完成正日的最后一道程序——“戳窗户

戳窗户时,这二名全福男子站立在洞房的窗外,一名全福男子左手握住一把红漆竹筷,先将窗户上的红纸戳破一点,然后竹筷头对着洞房内的婚床,在另一名的喜话声中,用右手将这把红漆竹筷打到洞房内的婚床上。对此,也有一种说法,落到床上的红漆筷子如为单数,则新娘头胎生男孩;若为双数,则生女孩。戳窗户时,所说的喜话一般有:

手拿红漆筷,

站在窗户外,

戳快、养快,

养儿做员外。

或者:

手拿红漆筷,

站在窗户外,

戳得快、养得快,

发财发福万万代。

也有的喜话是这么说的:

请新郎、送新娘,

我请新人入洞房,

今天喝了交杯酒,

来年生个状元郎。

至此,婚礼正日的全部过程也就宣告结束了。

良宵一刻值千金啊!这么多程序,新郎新娘也等急了……

分朝

分朝又称双朝,即结婚的第二天。

旧时,分朝之日,新郎、新娘都很早起床。新娘盛妆打扮完毕,先与新郎一起去叩拜祖先和长辈,俗称叮喜、贺红。新郎新娘首先叩头拜祖,然后再去叩拜长辈。受拜长辈等到受新人叩拜完毕,每人准备两份红纸包(喜钱),分别赠给新郎、新娘。叩喜、贺红后,新娘从箱柜中拿出糖果、毛巾、手帕、香皂等物分散给新亲戚。

然后新娘举行祭灶神的习俗。祭前先在灶头换贴上新的灶君像和新对联,点燃香烛,供上酒菜,新娘跪拜祭祀。祭毕,用锅铲在锅内铲一铲。此时说喜话相贺,如新娘铲锅响,黄金万两;新娘分朝上厨,粮食满库等等。

旧时,新娘还有新婚第三天参厨试针拜亲族等习俗。

参厨,即结婚第三天新娘下厨房烹调,做菜肴食品奉献公婆品尝,表示家庭新成员对老一辈的孝敬,同时也是检验新妇的烹调技术。新娘参厨,由伴娘或全福奶奶相伴,甚至由她们代为动手。新娘卷袖动手时,陪伴人和围观者要说喜话,一人说,众人和。

试针,即试一试新娘的针线活。一般于三朝日下午开始,新娘给婆婆做一条古式大腰裤。大腰裤是针线活中最难的活计,从裁剪到缝制,要新娘独立操作,俗话说得好:要得富,三朝做条裤

拜亲族,亦称拜近房。即新郎、新娘在兄嫂的陪同下,拜见近房亲族,挨门逐户拜见,见长辈也要叩头。拜毕,长辈给一定的喜钱。

而如今,新娘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扫地。扫地时,不时地会在堂屋地上拣到纸币或硬币,原来这都是正日晚上公婆有意撒的。自然,拣到的这些钱币归新娘所有。扫地也是有规矩的,必须从门口向门内扫,这预示将来过日子财气不外流,红红火火,大富大贵。新娘扫完地后,还要上锅煎豆腐,搅猪食缸等。

会亲

会亲,又称瞧亲,是男家宴请女方亲属的礼仪。旧时会亲一般选在婚后三日或者第六日,男家设下酒筵,发出请柬或派人前往,宴请岳父母及妻兄弟等亲属,到男家会亲,其目的是联络姻亲之间的感情,同时请女方父母兄弟来看看婿家的情况。

如今会亲大都是在新婚第二日。新郎起床后亲自赶往女方家,登门邀请岳父、新娘的兄弟(也有是请女方全家的)到男方家做客。

新娘父亲到达新女婿家,女儿女婿要向父亲(岳父)跪拜叩首,此时,新娘父亲会给女儿女婿已准备好的红包。

男方家对新亲上门非常重视。招待筵席标准为能力之内的最高档次,否则被视为对新亲不恭或者看不起

宴席时,新亲上席就座,并请本族尊长或有名望的近房亲戚作陪。厨师端洗脸水、上每道菜也都十分讲究,当上完上四碗菜,就说喜话,索要喜钱、喜烟和喜糖。自然,新亲都是有备而来,于是按照常规礼俗递上装有喜钱的红包、喜烟和喜糖。

回门

回门,即女儿偕女婿回女家认门拜亲。回门的时间各地不一,旧时是结婚第三日、第六日或七、八、九日,也有满月回门省亲的。回门时,旧俗规定新娘走在前面;返回男家时,新郎走在前面。

如今回门大都选在新婚第四天,女方的父亲或兄弟先到男方家带新姑爷、新姑娘回家做客。

女方家自然也是盛情款待新姑爷、新姑娘,但饭后新姑爷、新姑娘必须返回男家,这也就是新婚蜜月不空房的习俗。如果新娘要想在娘家留宿,必须等到新婚满月方可。

回门第二天,也即新婚第五天,新郎和新娘还要再去岳父母家过一天,俗称走短趟跑短趟

满月

满月,亦称弥月蜜月,即结婚满一个月。

新婚满月之时,新娘的父亲或兄弟将其接回娘家,称作过十八天。新娘在娘家过十八天期间,要给公婆做鞋袜,给小叔子(夫弟)做鞋子,给丈夫和小姑子做衣服和鞋子,等回婆家后分赠给公婆、小叔、小姑及丈夫,以表示对公婆的孝敬、对弟妹的爱护和对丈夫的深情。

歇夏

女儿出嫁后的第一个夏天,娘家要将出嫁的女儿接回娘家过夏天。旧时,新媳妇承担的农活较重,故平日很累。夏日炎炎,女方父母出于疼爱自己的女儿,怕女儿吃不消,故将女儿接回来歇夏,让女儿在家休息一个夏天。

如今家乡通常在农历的六月,娘家将出嫁的女儿接回去过夏,由此还有做歇夏衣服鞋袜的习俗。

 

家乡的传统婚嫁习俗是非常讲究的,婚姻礼仪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内容繁杂但丰富多彩,总之能反映出家乡民风的质朴纯厚。

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过去的一些婚嫁习俗必然随之淡化,取而代之的也必将是一些与人们生活习惯相适应的新的婚嫁民风民俗。(作者:倚岸汀